“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就在明末乱世动荡,反王遍地、清军肆虐、灾异多发而崇祯帝束手无策,无奈自挂煤山的同时,秦良玉-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名列王朝正史将相列传的奇女子也在满门忠烈的叹息中书写了一曲忠义挽歌。

不同于北魏民族歌谣中虚构的花木兰形象,秦良玉真正以血肉之躯平叛抗清逆战反,在明末清初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公元1613年,受明代宦官政治的影响,秦良玉的丈夫马千乘被监军太监记恨而投入狱中,本就病情严重的他因得不到治疗而死。作为马家顶梁柱的秦良玉也因此代任石柱宣抚使,成为当地土司首领。也许是继承了丈夫祖先伏波将军马援的忠义,也许感恩明廷的恩泽,即使丈夫为太监所害,秦良玉始终保持着忠义本性,教化民众、安抚士民为大明守卫西南边陲。

然而,时代发展的洪流总是不依个人意愿不断地向前发展着天启年间,除了日益严重的土地兼并、官吏腐败以及天灾频发导致的国内起义频繁外,崛起于女真左卫、在李成梁的支持下逐渐统一女真部落的努尔哈赤也开始对庞大的明帝国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1620年,由努尔哈赤成立的后金再次向辽东发起了猛烈攻势。自萨尔浒战役战败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明朝政府立即再次调集全国各地兵马出关,而川兵自然也在其列。不料浑河一战,川、浙、辽兵三方内讧反而给了后金军队逐个击破的时机尽管骁勇的白杆兵孤军奋战,屡次打断八旗军队的攻势,奈何孤立无援、独木难支,秦良玉的兄长秦邦屏也就此为国尽忠。

身处山海关的秦良玉也只能在悲痛中上书发丧。不过,白杆兵的优异表现也让天启帝朱由校刮目相看,在厚赏战死疆场的秦邦屏的同时也给予了秦良玉回乡募兵修整的优待。回乡的秦良玉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整,便又听闻了奢崇明的叛乱。怒斩奢崇明要求合作的使者后,秦良玉再次提兵上阵为了自己心爱的国家而战。

公元1622年,奢崇明包围成都。就在其他土司在奢崇明的贿赂下裹足不前时,秦良玉一人击鼓领兵出征,大破之!随后攻破其据点,迫使奢崇明兵败自杀。面对畏敌不前却的总兵、土司们,秦良玉也给予了“亦当愧死”的辛辣讽刺。然而不久后,浑河之战幸存的秦民屏也在平定叛乱的征战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秦良玉只能含着泪再一次送走了一位为国征战的亲人。

1630年,在家休整的秦良玉再次收到进京勤王的号召。忠心侍上的秦良玉立马带着自己白杆兵向北京奔去,率军入城防卫。被秦良玉所触动的崇祯皇帝朱由检也因此对她平台召见,作诗四首,赋予了她极高的荣誉。临走前,秦良玉选择了留下侄子秦翼明拱卫京都。这支精锐部队也随后被无兵可用的明廷政府先后调往辽东拱卫辽东防线的修建和到中原镇压流寇。

但时局就是这样,个人力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哪怕身处四川的秦良玉响应明廷号召积极镇压张献忠、罗汝才等中原流寇,连自己的儿子马详麟也在襄阳战死。大明也不可避免的在流寇、清虏的双重打击下走向了灭亡,最终被狡猾的女真以为崇祯帝发丧、废除三饷加派的口号在中原站稳了脚跟。

1644年,面对攻陷成都的张献忠,秦良玉所做的也只能是为崇祯立碑痛哭后,努力保留石柱这一块明廷在四川最后的领土。

面对南明挫折复杂的党派斗争和利益纷争,满腹希冀的秦良玉没能等来南京北伐的好消息而只是看到一个个政权走马观花的表演。无奈的秦良玉和她精锐的白杆兵至此也没能再次出川前往北方,所能做的无非是为南明平定川中诸贼,做出自己最后的贡献。

但也许是她的忠贞感动了上天,苦苦支撑大局的秦良玉最终以75岁的高龄寿终正寝,没有和明末诸将、南明各帝一样死得不明不白,也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