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越南始终是我们最难以回避的存在。在长达数千年的时间里,越南与我们经历了内属、藩属、兄弟、仇敌再到不温不火的过程,堪称跌宕起伏。

因为同属中华文化圈,又和我们山水相连,所以即便越南和我们关系起伏不定,越南也始终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

而越南几十年来的改革,似乎是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虽然和我们关系长期剑拔弩张,但越南却在经济发展路线上和我们亦步亦趋,比如1986年开始推行革新开放。不过越南虽然体量不大,但野心不小。虽然同样是改革,但越南步调明显更大,比如:

1997年,越南废除了土地集体所有制,开始允许土地自由流转;

从2006年开始,越南开始进行选举制度改革:从2007年开始推行差额选举;在2009年实现了地方官员直选,将来还将进行全国普选;

2010年,越南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2017年,越南废除户籍制度;

2019年11月20日,越南第14届国会通过《劳动法》(修订案),允许劳动者成立独立的工会组织;

同年11月25日,越南第14届国会第8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公务员法》和《干部公职法》修订法案,开始打破公务员终身制......

看着越南越来越大刀阔斧的改革,很多人流露出了难以自抑的羡慕之情,并借此表达出了对本国改革节奏的强烈不满。

但问题在于,以“土地私有制”和“全国普选”为代表的越南改革,越来越有向西方靠拢,向所谓的民主和自由奔跑的意思,如果照着这个节奏搞下去,越南改旗易帜只能是个时间问题。而届时的越南,理论上也必然会成为美国小弟的一员。

真的是这样吗?静夜史认为当然真的不是,因为美国不是什么货色都想要,越南也有自己的小傲娇。

很多人总感觉越南的改革是一飞冲天之契机,弯道超车之坦途。殊不知古往今来的改革,无不是现实倒逼的结果。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农民都能够安居乐业,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揭竿而起地造反呢?正是因为越南现实生活中有太多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不利因素,所以越南才不得不持续进行改革,而且改革的步伐越来越大。

而越南的改革之所以前途不会太美好,除了现实所迫,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自身体量的迷你和眼高手低的作风。

作为在中华文化圈内和我们国情高度相似的国家,越南从1986年革新开放开始就基本上追随我们的脚步,包括引进外资,发展出口加工型经济。

但问题在于,越南的起步太晚,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二战后作为各国独立和崛起的历史契机,可谓可遇而不可求,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毕竟资源总量是一定的,在通过承接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之后,亚洲先后成就了日本、亚洲四小龙等新兴经济力量,等到越南打开国门拥抱世界时,基本就只剩下残羹冷炙了。

而更让越南绝望的是,因为北方邻居这个庞然大物的存在,越南连汤都喝不上。因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亿级数量的劳动者、庞大的国内市场以及优惠完善的制度保障等,在承接产业转移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优势。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越南革新开放30多年,经济始终没有脱胎换骨,反而积攒了一大堆问题,特别是尾大不掉的军队经商,等于按住了越南发展的死穴。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南像极了当年无路可走的戈尔巴乔夫,只能通过所谓的“剑走偏锋”获得所谓的重生。

对越南高层而言,他们何尝不知道改革越来越过火,局面也越来越失控。但越南国内南北对立的问题积重难返,没有战争的需要,南方势力的上升是历史的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亲西方的南方势力必然引领着越南一路向西,对此实力日渐式微的北方派无能为力。

但越南国情摆在那里,特别是没有工业体系、熟练技术工人、巨大的国内市场、安全的周边环境等,这意味着越南就是再改弦更张,也摆脱不了低端生产者的身份。其改革步调越大,对越南而言就越危险。

对于越南而言,想要摆脱这样的尴尬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统一印度支那,一定程度上摆脱小国的身份,但北方邻居用10多年的大嘴巴子告诉它,没门儿!

所以体量迷你的越南,路线选择不存在中间的独立自主路线,越南的选择很简单,要么向北,要么向西。

那么,决定和北方邻居分道扬镳的越南,做好投入美国怀抱的准备了吗?静夜史认为并没有。

从越南本心来讲,它之所以要改革,哪怕是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改革,原因无外乎想要独立自主,进而实现所谓的印度支那梦。毕竟自认为是打败美国的国家,回过头来匍匐在美国脚下,首先从心理上就难以接受。

但对于越南来说,因为北方邻居的存在,尤其是非法侵占的岛礁,使越南始终在北方邻居的阴影下胆战心惊。

为了自己的安全,越南渴望通过勾结美国获得所谓的安全感,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越南有充分的自信保证打狗棒不会落到自己身上。在越南看来,这就是对美国狐假虎威的利用。

不过问题在于,越南境内没有美国驻军,出租金兰湾问题也始终扭扭捏捏,这意味着越南不可能像日本韩国那样得到美国的周全保护。

而且对于美国而言,虽然围堵我们需要越南的帮助,但越南对美国而言从来都不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即便越南真的想要通过改革纳投名状,美国也不见得会投桃报李。

毕竟,越南和美国实力严重不对等,没有同美国平起平坐的资格。

所以在静夜史看来,越南当前的改革,主观上不是为了投靠美国,但客观上却为西方的颜色革命打开了大门。

从波多黎各想入美国而不得的尴尬遭遇来看,想要成为美国的小弟相当难,但自甘堕落、自毁前程却很简单。

越南,注定会越来越难。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公众号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