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中国新闻周刊

(ID:chinanewsweekly

终于到了猪年,想替猪八戒吐吐槽。

我们一提起猪八戒,就会想起《西游记》里最著名最轰动最口水的娱乐大事件

喝醉了酒的天蓬元帅,跌跌撞撞闯入月亮之上的广寒宫,扯住嫦娥陪睡未遂,被押往灵霄殿,得亏和事佬太白金星求情,被玉帝亲打了两千锤,错投了猪胎。

这起娱乐事件被不了解内幕的吃瓜群众,意淫成各种八卦段子在坊间流传,实际上,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我们一直都有个误解,以为嫦娥就是月宫的主人。

《西游记》第95回写道:“那太阴君令转仙幢与众嫦娥收回玉兔,径上月宫而去。”

月宫的实际领导人是太阴星君,位于“四大天王、五方揭谛、九曜星君、二十八星宿”官阶序列,而嫦娥只是月宫舞女这一类职位的统称,数量还不止一个。

所以猪八戒当年调戏的,其实是天庭某个普通的舞女,而天蓬元帅掌管天河八万水军,身份是海军上将,是握着枪杆子的实权派,因为喝醉酒调戏了一个舞女,玉帝不至于下如此狠手吧?

要怪只能怪猪八戒的真实身份了。

猪八戒在做天蓬元帅之前是干什么的,一直是个谜,不过吴承恩的惜墨如金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些蛛丝马迹。

《西游记》第19回猪八戒自我介绍说:“自小生来心性拙,忽然闲里遇真仙。有缘立地拜为师,得传九转大还丹。”

按照猪八戒的口述,他原来是个凡夫俗子,生性懒惰,有一天闲着没事溜达,遇到了老神仙,老神仙收了他做徒弟,还赐给他九转大还丹。功行圆满,他就升天当神仙了。

九转大还丹可是太上老君的技术专利,孙悟空曾经跟太上老君勒索了一颗,让乌鸡国国王死而复生。

不仅如此,猪八戒的天罡36变是道家的法门,他的兵器九齿钉耙,更是师父最得意的作品。“老君自己动钤锤,荧惑亲身添炭屑。五方五帝用心机,六丁六甲费周折。”

要知道,孙悟空的金箍棒也不过就是太上老君的一根神铁,后来被大禹治水借走,就遗弃在东海无人问津了。猪八戒的九齿钉耙呢,不仅师父亲自撸起袖子打铁,还请来了道派大神五方五帝、六丁六甲做参谋,可把师父费心坏了。

事实证明,一分心思一分货,唐僧师徒路过玉华州,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的兵器被黄狮精偷走了,得了宝贝的黄狮精为此还开了一个专题庆功宴,名字就叫——钉钯会,不是铁棒会哦。

原来猪八戒是太上老君的人,太上老君身边太需要天蓬元帅这样手握枪杆子的实权派了

这又涉及到太上老君的权力位置了。

太上老君一直给人玉帝下属的印象,跟太白金星是一对儿,太白金星叨逼叨,太上老君爱炼丹。

《西游记》第86回孙悟空介绍太上老君说:“李老君乃开天辟地之祖,佛如来是治世之尊。”

太上老君的地位其实是跟如来并列的,又称太上道祖,是道派领袖。

玉帝住九重天,太上老君住三十三重离恨天,简单来看,太上老君也不像玉帝臣子的样子吧。再说了,神仙见玉帝都是要主动行礼的,唯有太上老君是个意外。“有四个大天师来奏上:‘太上道祖来了。’玉帝即同王母出迎。”

太上老君和玉帝的关系,是教权和皇权相互制约的关系不像如来那样宗教权力和世俗权力一把抓。

问题也便由此而来,教权和皇权是很容易产生矛盾的暗地里相互捅一刀,只有他俩最清楚。

孙悟空大闹天宫,给了太上老君倾轧皇权的机会,孙悟空都放出话来了: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孙悟空一旦坐上了玉帝的位置,太上老君才会真正出手。太上老君的法宝是最多的,随便一根腰带化身幌金绳就能捆了孙悟空,袖子里随便掏出个钢圈就能收了所有兵器,甚至包括如来的金刚砂。

可是,在降服孙悟空的过程中,太上老君也只是象征性地用钢圈不疼不痒地砸了下孙悟空的脑袋,还假模假式地用炼丹炉烤了孙悟空七七四十九天,结果助孙悟空炼成了火眼金睛。

太上老君一直在等机会看玉帝笑话,不过玉帝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且反戈一击。

在请如来摆平孙悟空的同时,玉帝对猪八戒动了刀子,雷厉风行,却又十分蹊跷。

玉帝在宴会上把猪八戒灌得烂醉,同时招来嫦娥仙子伴舞助兴。酒壮怂人胆,猪八戒向嫦娥伸出了咸猪手。

根据猪八戒事后的口述,诸多细节存疑:

“逞雄撞入广寒宫,风流仙子来相接。”言下之意,倒是嫦娥主动来迎接他了。

“再三再四不依从,东躲西藏心不悦。”意思是约他过来,进了门却不让干了,特别不开心。

“纠察灵官奏玉皇,广寒围困不通风。”结果还什么都没干,就被人举报了玉帝,偏偏广寒宫还被四面包围,连跑后门的机会都没有。

巧合啊巧合,所有的巧合巧合在一起,那就是有预谋的呀,就等着你下套啊。

玉帝是个成熟的政治家,无论是嫦娥还是猪八戒,都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重罚猪八戒的行为在吃瓜群众看来似乎不理智,实际上是玉帝卸掉太上老君一只胳膊的老谋深算。

可惜猪八戒不懂这些权力游戏的套路啊,只好把这桩血霉归咎于运气不好,“那日吾当命运拙。”

500年后,猪八戒彻底成长了,他知道因为孙悟空大闹天宫,自己成了太上老君和玉帝权力博弈的牺牲品。可是他无法找师父和玉帝算账,只好朝孙悟空撒火。

所以在高老庄,猪八戒遇到孙悟空,是劈头盖脸的愤怒:“你这诳上的弼马温,当年撞那祸时,不知带累我等多少。”

相信孙悟空的反应,一定是一脸懵逼。